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6|回复: 0

小博和小宇为什么离家出走露宿草坪上

[复制链接]

650

主题

2067

帖子

5725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25
发表于 2016-11-4 09:5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年4月14日,我校组织全体师生春游采石公园,直到下午两点来钟才返校。所以,下午没再安排上课,让全体师生在家休息。
       晚上五点多钟,我忽然接到学校保卫干部老杨的电话,说是四年级琴老师班级的小博和小宇两人不见了。我没再仔细询问,放下电话立即赶去了学校。
       我到校门口时,琴老师正在向老杨汇报情况:“我们返回学校后,因为小博和小宇没有家长来接,我在叮嘱他两人注意安全后,目送他们走出校门,朝回家的路上走去。”
     “你是什么时间又是怎么知道他们俩没回家的?”我问。
     “四点多钟,小博的爸爸下班遇见小博的同学小兰,问她什么时候回家的,有没有看见小博。小兰说他们两点来钟回到学校,她被奶奶接走时,还看见小博在学校。小博爸爸回到家没看到小博,就问他妈妈小博上哪儿去了。他妈妈说,他没有回家呀。小博爸爸立即到小区找了一圈,没找到,就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小博犯了错误被我留下了。我说我没有处罚他,他早就和小宇一道回家了。他爸爸这才急了,‘小博不见了!’我一听,就立即来了学校。挨个地给我班学生打电话,可是大家都说没看到小博。我又动员学生和家长一起帮助寻找,直到现在也没找到,所以我就打电话跟杨主任汇报。”
     “那小宇回家了吗?”
     “不知道。打电话他家也没人接,到楼下看到他家灯没亮,上楼敲门也没人应。我已经跟住他家附近的几个学生说了,一发现他回家立即打电话给我。”
     “小博的家长报警了吗?”
     “他爸爸已经去报警了。他妈妈刚才来学校问我有没有小博的消息,我说还没有,她就又急匆匆地去找了。”
     “我让老杨去买了几只手电筒,并叫来几名中层干部,我们好分组寻找。顺便让他买了几块烧饼和几瓶矿泉水,因为我们都没有吃晚饭。”
       我们几组分区块寻找,并保持联系。可是直到夜里两点,既没找到小博,也没发现小宇回家。派出所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所以我们只好决定先回家休息,天一亮再继续寻找。
       第二天一上学,小博的爸爸就送他和小宇来上学了。他跟琴老师说:“其实,夜里三点多种小博就回家了,考虑到你们太辛苦,怕打扰你们睡眠,所以就没有电话告知了。小博不是一个人离家出走,是和小宇一起的。他们睡在大润发附近一个小区的草坪上,被保安巡查发现的。”他来不及详细叙述,请琴老师向我们代致谢意后,就上班去了。
       学校保卫干部老杨在做操时,把小博和小宇叫到校长室,对他俩进行了一通说教。这两孩子承认了错误,并保证今后再也不离家出走了。

       可是,我总觉着这两孩子的离家出走有些蹊跷。因为他们离家出走毫无征兆,既没受到老师批评,也没受到父母责罚;他们没按套路出牌,既没有偷钱乘车远走,也没有猫在游戏机室或网吧打游戏;他们俩胆子不大,品行也不错,宁愿饿着肚子也不去偷。那么,他俩为什么要去找罪受呢?还有,小博的妈妈在家,为什么不像其他家长一样来学校接他呢?小宇的爸爸妈妈昨天晚上回来了吗?如果回来了,发现小宇不在家,竟然毫无动静,似乎太淡定得不近人情了;如果没有回来,留小宇一个人在家,她们就能放心?这小宇是他们亲生的吗?
       出于职业习惯,我决定深入小博和小宇的内心一探究竟。我让琴老师通知他们,在课外活动时来心理咨询室一趟。
       课外活动,他俩一道来到心理咨询室。我示意他们坐下,可是他俩不敢坐,而是胆怯地站着,他们大约是以为我也会像老杨一样训斥他们一通。
       我给了他俩几颗巧克力,笑着请他俩坐下,他们才放心的坐下。
     “你们不要紧张,我只问你们几个问题。你们如实回答了,就可以回家了。”
       他俩互相对望了一眼,似乎不大相信我的话。
     “小博同学,昨天春游,你妈妈明明在家,为什么不来学校接你?”我突然发问。
     “他不是我亲妈。”他本能地回答。
     “你说什么?你妈不是你亲妈?”我以为他是说气话。
      小宇声音低低地:“他跟我一样,都是后妈。”
     “你也是后妈?你们的后妈对你们好吗?”
     “才不好呢。根本就不关心我们。”他俩不约而同地说。
     “你们在家叫后妈‘妈妈’还是‘阿姨’?”
     “叫阿姨。”他俩异口同声。
     “是经常亲热地叫‘阿姨’,还是偶尔冷冷地叫‘阿姨’?”
     “很少叫。”小博说。
     “没表情的叫。”小宇说。
     “琴老师说昨天看着你们朝回家的路上走去的,你们怎么又拐到大润发那儿了呢?”
     “我们俩都到了小区里,但是没回家,就又走出小区,沿着公路漫无目的的边走边玩,不知不觉就到了大润发。”小宇说。
     “你们不是商议好了一起离家出走的?”
     “开始没这样想,就是不想早回家。后来,发觉天要黑了,我俩就想,干脆不回家了,看他们着不着急。”
     “主要是看后妈着不着急,是吗?”
      他俩点头。
     “小博,你知道你阿姨昨天晚上有多着急吗?你夜里回家,她高兴吗?”
     “他阿姨一把抱住他,又笑又流眼泪。”小宇抢过话头说。
     “小博,现在还觉得阿姨不关心你吗?”
      小博不好意思得低下头。
     “小宇,昨天你爸爸和阿姨上哪儿去了?”
     “他们到乡下喝喜酒去了,今天中午才回来。他们要我请假跟他们一起去,我不去。我爸就让我这两天上奶奶家去,我也不愿上奶奶家。本想一个人在家的,可是不知钥匙弄哪儿去了,回不了家。”小宇说。
     “所以,你昨天夜里回来后,也没回家,就睡在小博家。”
     “嗯。”
     “你俩为什么宁愿睡在草坪上,也不去生母家?”我仍有疑问。
     “我妈不在本市。”他俩又几乎是异口同声。
       至此,一切真相大白,我心中的所有疑团解开了。
     “这样,今天你俩回家,一进门就热情地大声说,‘阿姨,我回来了。’能做到吗?”
     “能。”小博说。
     “我……我说不出来。”小宇嘀咕着。
     “只要你鼓起勇气这样说了,我保证你阿姨不仅会很高兴,今后还会关心你,爱护你。这不是你最希望得到的吗?”
     “那我试试。”小宇说着望了一眼小博。
     “我可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哟!好,再见!”
       他们俩跟我道过再见,走出咨询室,一边说着什么,一边还不时回头看看站在门口的我。
       送走小博和小宇,我立即先后拨通了他们家的电话。电话都是他们的阿姨接的。我在电话中请他们配合我,等会孩子到家,一定要笑脸相迎。
       这个晚上小博和小宇回家有没有遵照我叮嘱的去做,我不清楚。但是,一直到他们小学毕业,每年的春秋游,早上他们的阿姨会送他们来学校,临上车还千叮咛万嘱咐;下午他们的阿姨早早就在校门口等候,然后与他们手拉手,有说有笑地一起回家。他们俩没再离家出走过,因为他们得到了后妈浓浓的母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