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8|回复: 0

我也曾经在商海的岸边徜徉过

[复制链接]

650

主题

2062

帖子

57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11
发表于 2016-12-11 16: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93年,我所在的城市掀起了一股下海热潮,我也不甘寂寞,尝试着在浅水里游泳。南京的一位朋友急需100吨螺纹钢,说只要合同一订就付款。可是我在市银行界没有朋友,在马钢也没有得力的熟人,东奔西走,都是无功而返,我有机会做的这第一笔生意就这样泡汤了。
    1994年春节后,妻子用现金在马鞍山沪皖巾被厂买了几床二等次品毛巾被。当时是40-60元拿的货,到了北京秀水街,80-120元被俄罗斯商人一下子买断了货。她电话催我,赶紧再给她发货。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担保单位,并向巾被厂有关销售干部保证,先付一半货款,只要货一售出立即付剩余的货款。可是,该干部头摇得像拨浪鼓,看那架势是宁愿把二等次品压在仓库里,也不愿卖给我。我的第二笔买卖也就没戏了。搞笑的是,该厂因为经营不善,年底竟然动员职工在
街边摆摊喊着卖15元一床的正品毛巾被。
    也是1994年,有位俄罗斯客商与我妻子商议,由他们提供服装款式,我们负责找工厂代加工。他到工厂检验确定服装合格后,先打款后发货。这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于是我想到了离我们学校不到两站路的沪皖针织厂。我连续步行到沪皖针织厂去了几趟,找到相关人员,请该厂代为加工,而且保证款到发货。虽然当时该厂单一的对日贸易已经暴露出严重的问题,可接待我的三位工作人员竟毫无危机感,她们一面自顾自地大声说笑,一面不耐烦地打发我:“我们只为日本客商加工服装,不承接其它代加工业务。”第三次发财机会又与我擦肩而过。
    可是,我经商的心依然不死。1994年的暑假,我在北京呆了一个月里。这期间,我跟妻子提出要到她的门店练练摊。一天上午,我在店门口站着,学着左右的店员不停地吆喝着。可是不知什么缘故,我的吆喝非但没有招徕顾客,反而把顾客给吓跑了。我喊了半天,愣是没有卖出一件服装。下午三点来钟,妻子领着我儿子来了。奇怪的是,她只是微笑着侧身站在店铺门口,并没有吆喝。可不到半小时,就来了一位张家口的顾客,他一笔就买了100件文化衫。这次我才真正认识了自己:我压根就不是经商的料。
    我毕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一天我听天气预报,知道了“明后天将降温”,于是我跟儿子他小姨夫说:“你赶紧进皮背心,明后天一定好卖。”他听了,问我为什么?我说暑假里来北京旅游的人,不可能带很多衣服。一遇上降温,他们必然要买衣服——皮背心是他们的最佳选择。他立即进了几百件皮背心,第二天高价一次卖完,净赚好几千元。又一次,浙江一个商贩装了一三轮车绣花拖鞋沿街推销,批发价仅3.5元一双,我又怂恿他买下。当天上午买下下午就全部卖出,每双赚3.5元。我再次认识了自己:我可以给商人出谋划策。
    在商海的边缘徜徉了几回,我分文未赚。唯一的收获就是,从此我不再心有旁骛,而是安心地做回了我的小学教师,开始真正的爱岗敬业。与那些从来就爱岗敬业的教师比起来,我差远了。

                                                2016-01-0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