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0|回复: 0

关于春联的记忆

[复制链接]

650

主题

2062

帖子

571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711
发表于 2017-1-20 21: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季恒年
       除夕和春节,我都要到学校带班。路上觉得无聊,我忽发奇想,决定沿路搞个有关春联的调查。
       我连着走了四条街道,一路走一路留意街道两边的店门。我粗略统计了一下,发现店门上贴了春联的约占到40%,贴“福”字的在10%以内,既没贴春联,也没贴“福”字的达到50%以上。我又随机抽查了三个社区共150多户,统计下来发现,小区居民大门上贴春联的近75%,贴“福”字的近20%,还有超过5%的人家,门上既没贴春联,也没贴“福”字。再仔细看,所有店家和住户门上的春联和“福”字,都是印刷品,没有一副春联或一张“福”字是手写的。编撰和书写春联这一传统文化,随着城市化步伐的加快,似乎与我们渐行渐远。
       这一随意的调查,勾起了我关于春联的记忆。在我们老家无为县,以前每到春节,家家户户大门上都贴春联,集镇上的商店大门上也都贴春联。我小时候父亲曾告诉我,老一辈有文化的人,喜欢根据自己的家世——或书香门第,或耕读人家,或旺门富户来编撰春联;若是商店,那编撰的春联更考究,一定跟自家经营的商品种类、用途和诚实经营有关。那时无需看人家的门庭,只须看一眼人家大门上的春联,就能判断出这是一户什么样的人家。
       文革前,我家所在的小镇上,有100多户人家,几十家店面。全镇只有三个人的书法让大家信服,我父亲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另外两个人除了给自家和亲朋好友写春联,是不给其他街坊邻居写春联的。我父亲呢,性格特随和,总是来者不拒。我清楚地记得,每年从腊月二十八甚至更早开始,父亲就开始给镇上的街坊邻居和周边村庄的人家编撰和书写春联。才五六岁的我,也主动分担任务:负责磨墨,把父亲裁好的红纸压平整,把写好的春联与横批拿到一边晾干后再一家一家分开卷起来。我最喜欢磨墨,虽然一天下来臂膀酸痛,但是闻着那墨香,却是一种享受。待到多年后我自己书写春联时,我仍然坚持研墨而不用瓶装墨汁。我记事的那几年,我们家大年三十吃年饭都比邻居迟,因为必须等求春联的人把春联拿走,我们才能够打扫客厅,腾出八仙桌。当然,我和父亲也不白忙活,许多来求春联的人,会给三个鸡蛋答谢我们,这在当时可是不小的收获呢。只是,我们真正能吃上口的却很少,父亲会把鸡蛋卖了买红纸,写了春联同我一起,去送给那些贫困的街坊邻居和他的学生。
       现在老家也大不相同了,许多人家也像城市人家一样,买现成的春联贴上。不过,还有许多人家,坚持着自己编撰和书写春联。尤其是重视孩子教育的人家,即使自家孩子的毛笔字写的不好,也鼓励其写春联,而且会主动向来拜年的亲朋好友介绍:“这春联是我儿子(闺女)写的!”自豪之感溢于言表。这对孩子,也是一种有效的赏识和激励。
       总的来看,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写春联的人正在逐渐减少,不过也有例外。这几年我分别在不同的季节去过我省的霍邱县、萧县、太和县、潜山县、黟县、阜阳市、黄山市和安庆市等地,沿途我看到那里几乎家家户户的大门上,贴的仍然是手写的春联。虽然我看到的春联,有的红纸已经褪尽颜色,但是透过那不同的字体和浓浓的墨色,我依然能够感受到那遒劲的笔力,能够想象得出春联书写者那飘逸潇洒的身姿。
       我一直觉得,相比燃放烟花爆竹能够热闹春节气氛,书写春联的传统文化意蕴更加深远,更值得我们传承和提倡。

                                                         (2011年2月4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