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回复: 0

师恩如山永不忘

[复制链接]

615

主题

1856

帖子

514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148
发表于 2017-9-11 14: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季恒年
        卢冶于老师是我父亲的生前好友,若健在今年他该有百岁了。他没有教过我一堂课,可我却真心尊他为我的恩师。

      “文革”刚开始的1966年夏天,我的父亲就被他曾经真诚指导和帮助过的几个造反派同事诬陷为“反革命”,进而被迫害致死。读三年级的我,每天上午第一节课,都要被一位杜姓老师拉到讲台前,在同学们“打倒小反革命”的口号声中开始新的一天;下课,有几个比我年龄大的男同学,经常会强按着我爬到地上给他们当马骑,还用树枝在我身上不停地抽打。那时的我,身体上是伤痕累累,内心里充满了恐惧和仇恨。
       读五年级时,我与几个“坏孩子”混到了一起,不但欺负弱小,还沾染上了小偷小摸的坏习惯。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们五个人约好到仓头(农业)中学图书室偷书。我们撬开了学校图书室的窗户,刚翻了进去,就听到走廊传来咳嗽声。他们四人反应快,翻出窗户跑了。我却被五短身材、谢了顶还有些络腮胡子的卢老师结结实实地堵在了窗口。我吓得浑身发抖,不知道他会如何处置我。他低声说:“别害怕!快出来!被红卫兵发现就麻烦了。”说着他双手抓住我的两只胳膊,将我提拉出了窗户,然后从外面拉上窗扇。我竟然愣愣地站在他身后,不敢跑开。他回头仔细瞅了瞅我:“你是季先生的小儿子吧?”我呆呆地如实回答。他拉着我,推开图书室的前门进到里面。我战战兢兢地低着头,等待着他的惩罚。奇怪的是,他不但丝毫没有惩罚我的意思,还给我倒了碗白开水。他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我说:“季先生是个好人。他死的太惨了!” 我一听这话,眼泪哗地就流下来了。他拿毛巾给我擦了擦眼泪,和蔼地问道:“你是想偷书看吗?”我嗫嚅着:“不是!我们是偷书撕了打纸板玩。” 奇怪的是,面对着他,我竟然连撒谎都不会。“唉!你说你们这些孩子,怎么能把书撕了呢!”说着,他从图书室的书架上拿出两本书——《牛虻》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递给我,“下回想看书就来找我,不要再翻窗户偷了。”没有声色俱厉的训斥,也没有吐沫飞溅的说教,就那么语重心长的两句话,却深深震撼了我的心灵,令我感到羞愧和自责。从此,我疏离了那几个“坏伙伴”,不再小偷小摸和欺负弱小,也不再撕书打纸板了。
       在我当了小学老师后,校领导和同事们都发现,我对调皮捣蛋的问题学生从不带有偏见,更不歧视。我班曾有一个经常偷拿同学钱物的男生,在我的帮助下,还被花山区教委评为“进步快的学生”并予以表彰呢。采秣小学的王茹英老校长这样评价我:“小季转化问题学生特别有一套,那些调皮鬼一遇到小季就被他融化了。”我想,这不仅因为我当初也曾是一个问题学生,更因为卢老师在我犯错时给予的宽容和引导,使我受益终身。

       就在我断断续续地读完卢老师借我的两本书,准备再去借书看时,他已经不再担任仓头中学图书管理员了,而是被“发配”到学校养猪场当“猪倌”了。
       那时每到星期天,我都要到集镇上拾猪粪跟生产队换工分。学校养猪场的猪粪被人家包了,我们每次路过养猪场,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地的猪粪,却从来不敢去拾。
一天,我又从养猪场边经过,被卢老师看见了,他一个劲地冲我招手。待到我走近了,他悄声对我说:“你以后每个星期天上午来听我讲故事,猪粪我给你留着,你不用到街上去拾了。”说着,他领我走到他住房的后墙根,掀开一蓬枯草,下面足有一筐猪粪。
      从这以后,每个星期天上午,卢老师喂好猪就给我讲故事。他给我讲尧舜禹禅让、廉颇蔺相如将相和等历史人物故事,讲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故事,讲秦始皇统一中国等等历史故事,还讲《山海经》中的神话故事。他讲的绘声绘色,眉飞色舞,我听得津津有味,如痴如醉。我可是一举两得,既听了故事长了知识,又没有耽误拾粪。
      直到我小学毕业,也没能再从卢老师那儿借到书看,可是他那似乎永远讲不完的故事,比书本对我更有吸引力。
      我后来在语文等学科的教学中,喜欢把知识糅合到故事中讲给学生听,就是受了卢老师的影响。 我也渐渐发现,学生跟我小时候一样,都是喜欢听故事的。

      我读初一时,卢老师又重新被“重用”,回到了学校的图书室。只是这时,图书室虽仍然与他的卧室同在一个教室,中间却被用课桌垒起了隔墙,糊上报纸给隔开来了。也就是说,连他也不能随意拿到图书了。
      我的教室紧邻着学校图书室,卢老师甘冒被发现挨批斗的风险,经常偷偷地放我进入被封闭起来的图书室。我需瞅着没人看见时,迅速掀开报纸,从桌洞爬进图书室。书架都被造反派贴了封条,我得轻轻掀开书架上的封条才能取下书来读。图书室光线很暗,我只好对着被捅破的窗户纸透进的亮光,费力地看书。这要冒很大风险,一旦被发现,我和卢老师都要被示众。卢老师故意装得漫不经心,其实是在给我望风。一有动静他就咳嗽,我立即蛰伏不动。好在挂满蛛网的图书室,是从来没人进的,我也常常是有惊无险。
       有一回下午,卢老师忽然被拉去批斗,到天黑才被放回,我在图书室里面得不到信号,既不敢贸然出来,又不敢声张。饿着肚子的我竟坐在地上睡着了,还是卢老师回来爬进来将我叫醒。后来我才知道卢老师挨批斗的原因:一个缺德的红卫兵头头为了找借口批斗卢老师,蓄意嫁祸于他,把大字报上的“罪该万死”四个字撕下,偷偷塞进了他办公桌上的毛主席石膏像里面,然后带人来搜查……
      当时我并无明确的读书目标,只是逐本读书架上的书。感谢卢老师,让我在初一到初二的一年多,在图书室阅读了许多文学名著和关于农业农技方面的图书,我也因此扩展了知识面。
      我在采秣小学曾毛遂自荐,兼任了五年的学校图书管理员。许多人不理解,说我自讨苦吃。他们哪里知道,在那个全民狂热的年代,是卢老师把我引进了图书室,使我能如饥似渴地吮吸着丰富的知识营养。虽然兼任图书管理员后我的工作量倍增,又没有名利可图,但我乐在其中。因为我心中,有卢老师这个榜样。

       敬爱的卢老师,是您,在我迷茫甚至差点误入歧途时,引导我徜徉于书籍的海洋,指引我步入了人生的正途。今天是第33个教师节,我只想对您说一声:“我的恩师,您的恩德如山,我终生不忘!”
                                                                                                                   2017.09.1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