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3|回复: 7

无为县古镇仓头

[复制链接]

717

主题

2439

帖子

67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62
发表于 2018-1-5 15:5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季恒年
                                                   一、地形留有远古大洪水的印记
      仓头地区无山,仓头地区的圩区占其面积的大部分,其次是连成片的岗形地,还有大小不一且屈指可数的墩形地。
      墩形地原来是岗形地的一部分,由于处于岗形地的边缘,历经大洪水的冲刷,变成了后来的独立于岗形地之外的墩形地,但其黄土之土质与岗形地无异。据我所知,仓头有十几个墩形地:三墩朱家有三墩(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到该村采风,人们还有大墩子、小墩子之说),邓家村至少有两墩,三墩王家也有三墩(两墩被河堤连在一起,一墩是独立于河滩上的乌龟墩子),还有大王家墩和小王家墩的两墩,现在仓头学校所在地为一墩(上几辈人称之为“荷叶地”,因为发水季节此墩四面环水,犹如一片荷叶漂于水中间。),位于革滩(从前称“马家滩”)陈家闸之间的“文革”后期集中安置下放学生的“青年队”所在地连家墩等。
       连成片的岗形地(仓头镇所咋地、季家老家、军田岗、方家庄、周家店、伍家村、杨家村、倪家岗、吴家祠堂、吴家南庄、胡家庄、张广村、碾头张家、大张村和圣嘴村等村都处于同一片岗形地上),边缘是缓坡地(后来变成了梯田),其坡不像墩形地那么陡。这种地形看似与大洪水无关联,其实不然。在这岗形地上,星罗棋布着许多由大洪水冲击而形成的池塘。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隔(改)田成方”运动中,军田村(军前和军后两个生产队)在不足150亩的岗子上,就填平了大大小小十来口池塘。岗形地还有个特点,就是肥土层极薄,我们形容为“一锹土”,一锹之后就见到板结的黄土层了。
       仓头地区除了最大的圩区三闸圩外,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圩区。但是这些圩区与上下九联的圩区有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土质与土层。上下九联原本是泥沙在连江湖区的长年累月的不断淤积“成长壮大”起来的滩涂,所以多沙质土和黑土,而且这样的土层非常厚。仓头圩区虽然也有黑土,却极少见到沙质土,而且土层也不算太厚,很容易就挖到“黄土板子”。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原因很简单,是大洪水的冲击导致了这些地方的水土大量流失,形成了冲形地(如仓头镇有藕塘冲,军田岗村有九亩冲)甚至成为低洼的泽国(如马家圩)。
      综上所述,我认为仓头地区的地形留有远古大洪水的印记。



注:在仓头当地,“家”字都说成g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17

主题

2439

帖子

67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62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6:56: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特殊地形对北来移民的影响
      我国晋朝的“永嘉丧乱”和唐朝的“安史之乱”,都曾导致北方汉族人口向长江流域的大迁徙,无为自然也成了北来移民的首选地之一。不过,这两波移民似乎没有看中仓头这块宝地——大概是该地域没有山,对躲避战乱的人来说,少了天然安全屏障的缘故(亦或是曾经留下,可经不住先涝后旱的折磨,又选择了离开)。
      北来移民大量进入仓头地区,当是在北宋的靖康之乱以后,即宋高宗刚刚建立南宋这一时期。这时期来仓头地区的北来移民,首先选择在岗形地定居和耕作。由于来得早,在当地开枝散叶时间长,所以宗族规模较大,不仅在当地有多个村庄都同姓,还往本县其他地方和周边各县发展。随后而来的移民(有直接来自黄淮流域的,也有在宋代以前迁徙来我县西部山区的北来定居宗族之分支),由于好的岗形地已几乎被圈完,所以只得选择岗形地边缘或者墩形地安家,在圩区开垦种植了。
      虽然说“宋绍圣年间(1094—1098),无为知军王蘧(就)对堤坝及圩内治理,兴三圩,筑北岭,圈圩垦殖。”(《无为县志》)但实际上,“三闸圩在明代嘉靖年间才逐渐形成。”(《无为县志》)正因为如此,先到仓头的北来移民为了避免遭遇大洪水的灭顶之灾,宁愿选择贫瘠的岗形地定居,也不愿选择土地肥沃的圩区安家。圩区有人居住,当是在三闸圩形成之后。
      仓头地区的北来移民,几姓杂居于一村的极少,基本是一村一姓,这从村名可以看出。也有特殊的例子,季姓的好几个村庄就没有“季”字,如:大塘梢、草庄、军田岗等村。同一时期建立起来的村庄,其村名也有其共同点,如:伍家、杨家、邓家等,又如:方家庄、胡家庄、文家庄等。一些村名还带有地形的特点,如:圣家嘴的“嘴”,就是岗形地边缘向河边凸出的部分,是天然的码头;军田岗、倪家岗就是指村庄建于岗形地上;墩形地上的村庄村名都带有“墩”字;还有马家圩、马家滩、张家湾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17

主题

2439

帖子

67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62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6:59: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民间传说中蕴藏着的历史密码

       传说一、仓头季姓和吴姓的祖先曾是嫡亲姑老表,向南迁徙过程中,两家一直结伴而行。一起到了濡须河后,他们就商量:两家不要在同一处上岸,防止定居地离得太近,到时会因为争地而伤了亲情。商定好后,季姓祖先就率全家登上了濡须河南岸,从陆路绕了大半个圈,来到现在的季家祠堂(季家老家村)所在地,安顿下来后就开始插芦草圈地。吴家则由濡须河顺流而下,进入汏河后也从水路绕了大半个圈,在圣家嘴登岸,到吴家祠堂(吴祠村)所在地安顿好后,也开始插芦草圈地。插着插着,他们两家人竟然碰到了一起。互相一询问,才知道两家相距却不到五里地。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在吴家南庄小学任教时,根据村上老辈人口述记录。)

    传说二、碾头张姓与张广张姓是同姓不同宗,碾头张姓比张广张姓先来的仓头地区。碾头张姓祖先率全家也是从圣家嘴登的岸,不过他们没有马上进入岗形地腹地,而是从岗形地边缘沿着汏河寻找落脚地。在行进到现在的碾头村地界时,他们在草丛中发现了一个大碾盘(加工麦子、玉米等旱季作物才会用到碾子,而仓头地区后世一直以种植水稻为主,加工稻米用的石头的对嘴与对窝)。于是他们就四处寻找碾子。最终虽然没有找到碾子,不过张家的主人觉得有碾盘的地方,从前一定有人住过。于是决定不再占卜,就选择这块福地定居下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与张远怀暑期采风,根据碾头村老辈人口述记录。)

    传说三、季姓插芦草圈起的岗形地,本是遍地蓬蒿与杂草。他们在放火烧荒——烧掉枯蒿和杂草后准备开垦时,却惊奇地发现,这大片的岗形地竟然都一陇一陇的。很显然,这片土地以前曾经有人耕种过,而且种植的不是水稻,而是麦子、玉米之类的耐旱作物。联想到三国时曹操曾经屯兵于无为,而曹军又有垦荒的优良传统,所以他们大胆推断,这就是曹军垦荒种植留下的痕迹。于是,就把这儿取名为“军田岗”。接着,在开垦的过程中,又挖到一把锈蚀严重形似铡刀的东西。进而又大胆推断,铡刀现身之地曾是曹军给军马加工饲料的草料场,于是就把这地方命名为“马铡禾”。      
    (从小我就经常听本村——军田岗村老辈人讲述。

    传说四、在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农历八九月间,丢掉无为城的“长毛”曾在仓头大张村附近安营扎寨。他们还几次出兵,试图从清军手中夺回无为城,可都是大败而归。大张村附近叫“团圆”的坟场,曾经是“长毛”的“头营”。他们撤退时,在这儿埋葬了不少战死的“长毛”。在大张村与“头营”之间,一字排开三座坟,村上老辈人称其为“三将军坟”。又据说“长毛”撤退时,不但把从无为城带出的古书留给了村上的人,还给他们留下了银两,拜托他们逢年过节给三将军焚烧纸钱。这个传说解开了我心中的两个疑团,一是为什么大张村的古书特别多,二是为什么逢年过节会有人给三将军上坟。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与张远怀暑期采风,根据大张村老辈人口述整理。)

    以上四个传说中蕴藏着的历史密码,至少印证了如下事实:
    一是在宋代以前,仓头地区曾是杂草丛生的蛮荒之地。因为据仓头季姓和吴姓宗谱记载,这两大姓都是在宋高宗迁都南下时来到仓头的,而那时这儿除了北汰寺和仓头街,满目都是荒草萋萋。
    二是这荒地中的岗形地,在宋代以前就曾经被开垦耕种过。垦荒之人最有可能是曹操的军队,因为如果是曾经定居的普通百姓,不可能一点儿村庄的遗迹都没留下。据史料记载,三国时曹军曾长时间与孙吴军队对峙于濡须河,而仓头地区最有可能成为曹军的粮草基地。
    三是太平军在失去无为城后,曾经有一支部队退居仓头,在大张村沿河设立军营,并曾几次发兵攻打无为城。最后兵败,不得已撤出仓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17

主题

2439

帖子

67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62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7: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为何会“五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音”

      在仓头地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即“五里不同俗,十里不同音”。
      先说这“十里不同音”。仓头和黄雒虽同处于无为北乡,可是口音却有个有趣的差异,那就是黄雒人的阳平声发的特别好,所以说起话来绵柔动听。而仓头人发不出阳平声,说阳平声的字词时音都往喉部收,明显没有黄雒人说得好听。仓头人与(原)无城及其西乡人发音也有明显差异,在(原)无城及其西乡人的语言中,平舌音的字词说出来都是翘舌音,而仓头人的平舌音和翘舌音却分得很清楚。
       再说“五里不同俗”。佐证仓头地区民俗这一特点的,还有民间流传的“家住二三里,各处一乡风”之说。实际上,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仓头地区不同宗族的生活习惯大多已经逐渐趋同。如:由于现在姑娘出嫁普遍都不打轿了,所以“倪家不打轿”也早已不足为奇了。但可贵的是,至今仍然还有一些宗族保留着原来特有的风俗习惯。譬如,当每年腊月二十三许多宗族都忙着送灶神时——人们常戏说:“二十三(cai)粑粑),二十四(cai)饭,二十五(cai)就滚蛋”,仓头地区“张家不送灶(王爷)”却显得与众不同。
      在仓头地区,我们发现其称谓都带有吴语特点,开头都有“阿”字,如:阿妈、阿哥、阿姐、阿妹等。但是,我们会发现有的称谓其实也有区别,如对父亲的称谓,就有“阿爷”、“阿大”、“大大”、“阿伯”、“阿爸”等好几种。由此似乎可以看出,仓头的北来移民,不仅来自历史上的不同时期,而且来自于北方的不同地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17

主题

2439

帖子

67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62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17:1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北汰寺的传说及其原址所在地

      现今的北汰寺建在原来仓头小窑尼姑庵的原址上,而历史上北汰寺的原址就是现今的仓头学校(原仓头中学、仓头农中)所在地。
      北宋早期无为境内佛教盛行,北汰寺和南汰寺都建于这同一时期,两寺皆因临近汏河而得名。传说北汰寺包括大殿和书楼共有九十九间屋,规模宏大,僧侣众多,信徒云集,香火鼎盛。还有许多文人墨客也来此游历,并留有诗篇。据嘉庆版《无为县志》记载,宋代陈兰有吟《北汰寺》诗一首: “古刹何年建,临山更近江。岚光朝入户,水气夜侵窗。虎为谈经伏,龙因洗钵降。山僧索题句,那得笔能扛。”宋代会鼎也有吟《北汰寺》诗一首:“竹杖芒鞋入翠微,远寻山寺问禅机。松萝有影深笼院,钟磬无声静掩扉。香袅云窗僧定久,雨荒苔径客来稀。人间得失皆成幻,何用虚名惹是非。”
      北汰寺究竟何时遭到焚毁?是何人(是兵是民还是匪)焚毁?已经无据可考。只是民间还留有一个传说:北汰寺的最后一个方丈是个恶和尚,寺中的和尚也个个是恶棍。他们欺男霸女,不但经常借故强留下单身女香客,还强抢路过的有姿色女子,藏于寺中地道以供他们淫乐。结果被一个寻妻的年轻人发现,这下触犯了众怒,愤怒的百姓一把火烧了寺庙,一众和尚也被人们追打得奔逃四散。有趣的是,南汰寺遭焚毁也有类似传说。不过,北汰寺遭焚毁应该晚于南汰寺。因为,明朝洪武年间修黄金塔的记录中,只字未提南汰寺,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此时的南汰寺已遭焚毁。而北汰寺直到明朝万历年间仍然存在,有明朝诗人季孟莲(明万历二十四年十一月至崇祯十六年四月)的《北汰寺书楼》一诗为证:“鹿豕堪为伴,招提可当家。蛛丝粘燕子,蝉响下槐花。隐几风翻纸,浇铛雨点茶。羲皇知曷似,聊以谢嚣华。”
      关于北汰寺所在地为何被称作“荷叶地”,与刘伯温寻龙脉断地气有关。北汰寺原来是龙形地脉的龙头,龙的身体和尾巴一直延伸到仓头镇所在地。传说就在朱元璋与陈友谅两军对垒,处于胶着状态之时,刘伯温给朱元璋献计:“主公,昨夜我夜观天象,见东南方天空群龙乱舞。我掐指一算,算到了今陈友谅被我军久攻不败的原因,那就是他与众反王一样,都占有龙脉。我愿替主公分忧,断了天下诸反王的龙脉。”朱元璋当即点头应允。于是,刘伯温就扮成游方道人,四处寻龙脉。那天,他到了北汰寺附近的龙脊上,见到两个手持铁锹为寺庙种地的农民正在“刮蛋”(聊天),说是每到大雾天,都看到一条白龙从北汰寺驾雾朝江南飞去。他走上前去,对两人说“你们俩把铁锹插入前面的地面,一会儿我就能让你们见到真龙。”两人出于好奇,就照做了。只见刘伯温走上前,在两把铁锹上贴上符咒,然后打个盘坐口中念念有词。忽然间狂风大作,天昏地暗,电闪雷鸣,两人再低头一看,只见插铁锹的地方咕嘟咕嘟直冒血水,他们大惊失色,扭头就跑。第二天,两人来到头天“刮蛋”的地方,却惊奇地发现,原来隆起的地面,竟然莫名其妙地塌陷下去了,两把铁锹依然插在地面上。从此,每到发水季节,北汰寺所在地就成了四面环水的荷叶地。在无为神塘,也有刘伯温寻龙脉断地气的传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17

主题

2439

帖子

67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62
 楼主| 发表于 2018-1-10 15: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仓头镇的形成及其历史的变迁
      
    仓头镇的形成,当与北汰寺同时,或者稍后。北汰寺建成前,仓头地区几无人烟。而北汰寺建成后,由于人们从四面八方来赶庙会,这才自然形成了集市,进而形成了仓头集镇。
    关于仓头名称的由来,有两个传说。一说是无为乃船形之地,此地乃是船头所在地,故名“仓头”;一说是三国时曹操曾命张辽屯兵于此,垦荒为大军筹备粮草,碾头一带是加工军粮的地方,而储备军粮的一号仓库所在地,就被叫做“仓头”。
    最早的仓头集镇是丁字街,“丁”字的一横起于小窑(现北汰寺),止于仓头粮站闸口处(原来是码头);“丁”字的一竖延伸到鬼坟(现镇北公路)。据说原来的仓头镇,焚毁于明朝初期的一场大火,那场大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把整个集镇烧成了一条火龙。虽说小窑和鬼坟后来都成了坟场,但是遍地的瓦砾似乎在诉说着曾经的繁华与沧桑。
    我们现在所说的仓头老街,也是个“丁”形的街,“丁”字的一横起于仓头粮站闸口处(原来是码头),止于藕塘冲斗门口;“丁”字的一竖沿藕塘冲向北。不过,真正有店面可称为街的在“丁”字的一横上,“丁”字的一竖上只有住户,却无店面,所以古称“仓头巷”。
    解放初期,由于大批早前逃离的人口的返回,原来的老街已经容纳不下了。于是,新的乡镇府经过规划,又建起了新街和仓头小学(原址)。因此,仓头街就由原先的“丁”字形变成了后来的“π”形。不过有趣的是,店面依然集中于原先的老街上,新街上的店面少得可怜。再后来,在藕塘冲斗门口到仓头医院(原址)这段,也有了不少住户。
    上世纪九十年代撤区并乡那阵子,由于原仓头镇所在地地形狭窄,不利于进一步建设与拓展,所以规划中就把镇址迁往马铡禾(又称马闸河)。今年冬至期间我回仓头,发现仓头镇的新老街道连到了一起。人们把马铡禾的那段称为新街,把原来的“π”形街统称为老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17

主题

2439

帖子

67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62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15: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为什么人们说仓头街是露水街
       每天早晨天不亮,仓头街面上就已经是人头攒动,人声鼎沸,如赶集般的热闹。从街东头到街西头虽不过几百米,可是你此时要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走过去,却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汪记与季记茶馆、查记与谢记豆腐店和几家肉铺都早早开门,点着灯做生意。那些卖自家种的新鲜蔬菜的、卖自家种植的农产品的和卖自家加工的副产品的都早早地在街道两边抢先站一块地方,那些卖自家养的鸡鹅鸭的和自家捕的鱼虾等水产品的则早早地来到鱼行前抢先站一块地方,这都是为了等天亮了好做买卖。
      随着天放亮,王记窑货店、蒋记布店、陈记和邓记篾器铺、汤记和丁记铁匠铺、季记、朱记和陈记木匠铺、侯记中药店、吴记膏药店、卫记诊所、吴记炒货店、胡记烟酒店和朱记日杂商店,也都陆续开门迎客。属于大集体的仓头供销社和东、西两个商店,总要到七点多钟才开门营业。
      令我记忆最深刻的是“仓头鱼行”,它起自于民国,历经岁月的沧桑,竟然奇迹般的一直延续了下来。每天天刚亮,鱼行的工作人员就手持一杆公平秤出现了,在撮合买卖双方谈好价钱后,就帮助过秤算账——他们的心算速度极快,然后再按比例从卖方所得的钱数中抽点手续费。说是鱼行,其实后来不仅负责水产品买卖,还应人们的要求负责鸡鹅鸭的买卖。这既避免了买卖双方谈价钱过程中起争执,更确保了买卖的公平。
如果到退市了,还有人没卖掉鱼虾,鱼行工作人员就会以稍低价全部买下来,回家腌制,渐渐地,他们研制的咸货竟然成了仓头镇的特色食品,近年来在马鞍山等地都挺受欢迎。记得我的学生季学文和季亚琼两人的父亲,就都曾是鱼行的工作人员。
      可是,街面的繁华每天最多也就持续到上午九点来钟,在这之前,上街的人绝大多数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于是,整个街面忽然就变得安静甚至冷清起来。到了第二天清晨,这整个街面就又热闹起来,之后又复归于安静,如此循环,所以人们说仓头街是露水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17

主题

2439

帖子

676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762
 楼主| 发表于 2018-2-3 18: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记忆中仓头镇的几种特色早点
      记忆中,仓头镇的特色早点有汪记(我同学王秀梅家)茶馆的春卷、回锅油条和五香蚕豆,季记(我学生季巧云家)茶馆的油糍、油炸元宵和油炸饺子。
      制作春卷皮不仅是一件技术活,还是一件体力活,每制作一次都会腰酸臂痛。制作前先用五块砖垒起一个简易小灶,将大灶中没烧尽的木柴(相当于木炭)夹入灶膛中,再将一口小铁锅置于灶口上。制作时人坐在小板凳上,左手握着锅把手不停地前后左右晃动小锅,右手则不停地甩着发好的既稀且软又极有韧性的面团,将面团快速地按在锅底上一旋,一块圆形的春卷皮就成了——春卷皮会自动离开锅底,需轻而快地揭起放到一边,再重复以上动作。制作时右手力道要恰到好处,按轻了春卷皮会有破洞,按重了春卷皮就厚了,旋按时手稍有停滞则春卷皮厚薄不匀。何时揭起春卷皮也很讲究,揭早了会弄破春卷皮,揭迟了会烤糊春卷皮。包春卷时,动作需极轻,稍微重一点就可能弄破春卷皮,还需准备面糊封口,因为春卷皮经不住折叠。下锅油炸时,不仅动作要轻,还要把握好火候,这样制作出来的春卷吃起来外焦里嫩,特别爽口。离开仓头近三十年了,吃过不少地方的春卷,可是那些春卷皮都太厚了,吃起来还嘎吱嘎吱直响。
      回锅油条就是把头天没有卖掉的油条,再下锅炸一次。回锅油条虽然香脆可口,但是不利于健康,现在不提倡吃。
      五香蚕豆在制作前,需选择粒大且颜色与大小均匀的蚕豆,凡是有虫眼、颜色不正或者有破损的,都要剔出去。选好后就是浸泡了,这浸泡的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只知道浸泡时间短了很难煮烂,往往是蚕豆皮煮破了豆仁还没烂;而如果浸泡时间长了,那就再煮也煮不烂。煮时先大火烧开,然后小火慢煮,慢煮时才下八角茴香等作料,盐要等豆子要煮烂时才下。这些年在外地也吃过五香蚕豆,但往往是皮一煮烂就破,不中看,而中看的皮大多没煮烂,吃时又必须吐皮。只有仓头汪记茶馆的五香蚕豆不仅中看,而且豆皮和豆仁一样烂。因为五香蚕豆比春卷便宜,所以比春卷卖得火。街上的那些茶鬼们不吃早饭,往往是一碟五香蚕豆一壶茶,就能海阔天空地神聊一两个钟头。而乡下那些上街来卖农副产品的,偶尔也会来茶馆就着一壶热茶,津津有味地吃掉一碟五香蚕豆,回家逢人就说:“我今儿个(gaoge)在汪记茶馆喝茶,他家(ge)的五香蚕豆真好吃(qie)。”
      油糍就是把放了香葱等作料的面糊舀入一个倒圆台形的铁皮漏勺里,在上面放入一只干净新鲜的活河虾,迅速伸勺入锅油炸。平常时节,在茶馆很少吃到炸油糍。可是到了镇上有赛龙舟等大型活动时,油糍卖的就特别火,因为小孩子都喜欢吃。油糍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外香脆,内筋道,河虾是外焦里嫩又特别鲜。
      油炸元宵是在糯米元宵中包入碎米鲊晃子(无为方言)馅,再入锅油炸。由于元宵油炸后仍然糯软,所以看起来像是油炸粑粑。这种油炸元宵吃起来外焦内糯,馅儿不仅味道鲜美,还很有嚼劲。
      油炸饺子的特色也在馅,不过不是碎米鲊晃子,而是蔬菜和鲊晃子在一起做的馅,最好吃的是菠菜和鲊晃子做的馅。油炸饺子吃起来外焦脆,内嫩滑,尤其是那鲊晃子,看上去像鱼冻子,吃到嘴里却是热的。
      不过,要想品尝到这些特色早点,你得亲自去仓头镇,因为在别处是绝对吃不到这些原汁原味的仓头早点的。
      每当我动起思乡之情,就会想起仓头的这些特色早点,并回味起这故乡的味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